正版四不像肖必中一肖-正版四不像肖必中100%

仲立夏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扭头使坏的将衣上我刚

“对不起……”一直都很想对他说的,再见面之后的每一次见面,她都想摸着他的心脏,对他说声,对不起。
 
    过去三年,在不知道当初她为什么能做到如此绝情的时候,只要想起她,都狠心发誓,终有一天,一定要让她跪到他面前,说声对不起。
 
    只是现在,不会了。
 
    他释怀一笑,调侃她,“言情小说写多了吧你,别给我整虐的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一听,不可思议,忽的都有侧躺的姿势换成了盘腿坐着,好奇的问他,“你怎么知道我写小说的啊?”
 
    这件事只有一个人知道,任医生,因为她天天抱着电脑,任医生一直问,她也就不好意思的告诉了他。
 
    而妈妈也问过,她都没说。
 
    明泽楷双手枕在了脑后,一脸平静的看着突然就有了精神的她,“我还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 
 第066章 大叔有毒
 
    “我还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有点儿不相信,他怎么可能知道,“真的假的?”
 
    明泽楷自从知道她那点儿小秘密之后,对她那个笔名一直很好奇,“是哪个大叔毒到你了啊,那个任志远?大叔有毒。”
 
    他竟然真的知道,那他岂不是也看了,哎呀,写的又不是很好,他会不会笑话她啊。
 
    有点儿害羞,小脸绯红,不好意思的说,“我就是随便起了个名字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淡笑,“写的还行,有个文叫什么,隐婚甜妻,老公情难自禁,那个文,里面那段女主酒后和男主睡……”
 
    一只小手死死的堵在明泽楷还在说话的嘴上,真是要命了,他不会无聊的都看了吧?
 
    小脸已经羞的透红,却还在严厉的警告他,“闭嘴。”
 
    他两眼笑的弯弯,刚才那么一瞬间,虽然很短暂,也让他突然有种回到从前的感觉。
 
    轻松,不用去想明天该怎么办,可能那个时候,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,有一天,他们是会分开的。
 
    只是现在,他总会有一种,下一秒就会失去她的感觉,仿佛他抓的越紧,她就会消失的越快,他总是很惶恐,很害怕,甚至无助。
 
    他动了动唇,情不自禁的在她手心深吻了一下,表达着他内心对她的万般不舍。
 
    仲立夏像是触电一样,倏地收回了自己的手,酥麻随着手心灌满全身,他真是越来越让她受不了。
 
    低头瞪他一眼,他倒好,悠然自得的躺在那里,双手放在脑后当做枕头,还挑起了二郎腿,看她慌乱,他还笑的很惬意。
 
    仲立夏伸手过去作势要掐他脖子,“你还笑。”
 
    他很快的接话,“一看你,就想笑。”
 
    肉麻兮兮的,还说她写言情小说写多了,他看的也不少吧。
 
    以前就在向往,生活无非就是,她在闹,他在笑。
 
    然后两个人就想傻子似的,看着彼此,傻乎乎的笑着,笑的视线都模糊了,泪眼涟涟,笑到她眼眶里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,如同断了线的珍珠,一发不可收拾。
 
    在他面前的坚强终于还是溃不成军,她坐在那里,哭的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。
 
    两人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,她哭了,他沉默了。
 
    多想将她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,哄着她,‘别哭了,仲立夏,你哭的样子丑死了,还很吵……’
 
    三年的时间到底改变了什么?让他连如此简单的安慰都做不到了。
 
    看她哭的泣不成声,伤心欲绝的样子,他一颗心明明都疼碎了,他却无能为力。
 
    她哭了希望能让她收回眼泪的,她再哭下去,他真怕自己的心脏会撑不下去
 
 第067章 声音难听死了
 
    仲立夏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扭头使坏的将眼泪鼻涕都擦在了他名贵的衬衣上,“我刚才是突然牙疼,疼的我受不了,我才哭的。”
 
    逞强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